<legend id="fccsl"></legend><tr id="fccsl"><input id="fccsl"></input></tr>
    <big id="fccsl"></big>
  1. <tr id="fccsl"></tr>
    <tr id="fccsl"></tr>
    <big id="fccsl"></big>
  2. <ol id="fccsl"><input id="fccsl"></input></ol>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随便吧,本站有各种流行工具,站长查询工具,便民查询工具等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外汇新闻>货币动态>正文

    人民币再现急跌 中企应对汇率波动“功力”大增

    时间:2016-08-23 07:25:03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薛皎

      8月22日,人民币美元中间价大幅下调441个基点,成为自6月27日以来最大降幅。随着中间价的走低,开盘后在岸与离岸市场人民币纷纷出现快速贬值,日内始终在低位徘徊。

      自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截至去年底贬值4.6%,截至今年8月22日再贬值2.64%。汇率在打破长期单边升值预期后,受影响最为直接的中国企业一度引发业内担忧。

      “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开始上下波动,这对企业来讲也是进行汇率避险操作的时机。”北京迪威格投资咨询公司总经理孙晓凡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最新报告显示,即使在人民币年内大幅贬值10%的极端假设下,大部分被调查中国企业仍有充足的缓冲空间和措施应对负面影响。

      人民币波动加剧中企快速应对

      2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由上一交易日的6.6211下调至6.6652,成为自6月27日以来最大降幅——当时正值6月24日英国公投意外脱欧后,全球外汇市场遭遇风暴洗礼,人民币在27日中间价曾一度大幅下调599个基点,从6.5776调至6.6375。

      中间价的大幅下调导致22日开盘后,在岸与离岸市场人民币快速贬值逾0.2%,直至午盘后才出现小幅反弹,令市场担忧人民币新一轮的贬值攻势或将来袭。

      在参考一篮子货币及上一日收盘价的汇率机制下,截至8月19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4.11,下跌0.38%,延续今年来的走低趋势。上一交易日(8月19日)16:30收盘报6.6500,23:30夜盘收盘报6.6546。在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走低,上一交易日人民币汇率出现贬值压力的情况下,22日中间价大幅调低普遍符合市场预期。

      对于刚刚过去的一周人民币汇率承压原因,有业内人士认为,美联储加息预期摇摆不定仍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主要原因之一。

      8月18日公布的美联储7月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委员虽然就是否加息仍存分歧,但上周多位美联储官员陆续发表鹰派讲话,令美元指数从上周四开始止跌回升,人民币则随即出现连续走低,从6.63快速跌至6.66;此外,有外汇交易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8月19日市场出现的大额购汇盘使得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再度贬值至6.66附近。

      “目前人民币仍未有效摆脱2014年以来震荡贬值的大格局,所以不宜对人民币升值空间抱过高期望。要高度防备人民币突然走弱。”外汇专业人士韩会师表示。

      此外,美国将于10月份实行的货币市场基金监管新规引发业内人士高度关注,因为这一新规可能加大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由于美国货币市场基金监管新规可能对衡量银行间短期借贷成本的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带来走高的压力,而金融危机后曾一度借入大量美元债务的中国企业,近年来进入集中偿付期,偿付利率与3个月期美元Libor挂钩,Libor的走高意味着中企偿还美债的成本增加。

      “这可能会导致人民币对美元进一步走软。”摩根大通驻新加坡的亚洲新兴市场外汇策略主管卡夫纳(JonathanCavenagh)表示,由于担忧美元债务的偿还成本将随Libor上升而提高,近期中企在扎堆偿还美元债务,这使得企业购汇增多,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上升。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日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在调查了55家中国高收益非金融房地产和非房地产企业后认为,大部分中国高收益企业可以应对人民币贬值的风险。

      穆迪假设,如果人民币对美元较2016年初贬值10%,中国(Aa3/负面)55家受调查的高收益非金融房地产和非房地产企业中,82%有充足的缓冲空间和措施应对负面影响。其中36家受评高收益房地产开发商中,28家的外币债务敞口可控,或有应对人民币贬值10%的缓冲空间。

      “这些(中国)企业的债务到期期限较长,流动性充足,合约销售增长健全。这些因素为上述企业提供了额外的缓冲空间,使它们可在不严重削弱信用质量或评级的情况下吸收人民币潜在贬值的影响。”穆迪在报告中提出。

      孙晓凡则表示,自“8·11”汇改之后,看到中企在应对汇率上下波动方面出现三个积极变化:一是很多企业转变了僵化的海外融资模式,开始对海外融资进行处理,对集团整个债务安排进行置换;二是很多进口企业在这次贬值中不断尝试应用远期产品、衍生品,进入套保市场;三是“走出去”中国企业越发重视汇率风险,开始整体考虑财务安排和货币匹配,开始试图完善整个公司财务体系,这上升了一个层面。

      人民币看多仓位回升

      尽管外围市场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成为影响人民币走势的原因,但从近期市场表现来看,看多人民币的情绪在快速蔓延。

      花旗银行分析师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本周市场最为期待的是美联储主席耶伦在8月26日JacksonHole的讲话,届时市场或能更清楚美联储的意图。

      “美联储的措辞以及市场的加息预期或在短期影响美元表现。当前外围经济的不明朗,以及市场对美国经济的担忧重现,或限制美联储提早加息的可能性。”花旗预期,美联储将等待与总统选举有关的不确定性消退后选择加息。美元强势或暂缓,相对G10货币在未来存在3%的下跌空间。

      在美联储加息暂缓的背景下,业内普遍预期,中国央行有必要在G20峰会以及10月1日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正式生效前,维护人民币的稳定。因此,市场认为自英国脱欧以来的这一波人民币贬值,在短期或将告一段落。

      值得注意的是,8月18日路透发布最新调查显示,得益于市场对全球范围内货币宽松政策的预期延长,过去两周里新兴市场货币弥漫着被普遍看多的乐观气氛,外部市场对于人民币的仓位押注也自4月份以来首次以看空为主转变为看多。

      更有业内人士乐观预计,随着全球流动性缓慢萎缩这一长周期的到来,长期看人民币仍具有较大升值空间。

      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姚余栋、谢怀筑近日撰文称,虽然从短期看,全球流动性在总量上不会迅速枯竭,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会出现与短期流动性过剩交织,但从长周期来看,除美国之外其他区域的流动性下降和全球流动性结构错配将成为未来一个漫长周期中不争的事实。

      “我们认为全球流动性进入一个相对紧缩长周期,源于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具体而言,源于复本位制的内生不稳定性和占优货币的再估值。人民币即将加入SDR,逐渐成为占优货币。在全球流动性不足的前提下,人民币长期看有较大升值空间。”姚余栋说道。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提出,从中长期看,我国整体经济的基本面好于大多数国家,尤其是主要国家,这成为决定汇率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相信下半年和明年,我们还是会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至少我们在短期内,或者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人民币比较大的贬值,或者资本流动大的流出。”盛松成说道。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现场开奖结果记录-现场开奖结果香港-现场开奖结果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