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fccsl"></legend><tr id="fccsl"><input id="fccsl"></input></tr>
    <big id="fccsl"></big>
  1. <tr id="fccsl"></tr>
    <tr id="fccsl"></tr>
    <big id="fccsl"></big>
  2. <ol id="fccsl"><input id="fccsl"></input></ol>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随便吧,本站有各种流行工具,站长查询工具,便民查询工具等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外汇新闻>货币动态>正文

    端午节国际沽空资本出手 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箭在弦上”

    时间:2016-06-14 06:03:02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趁着端午节境内金融市场休市,参与沽空人民币的国际投机资本又卷土重来。

      截至6月13日17点时,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5992附近,盘中一度跌破6.6整数关口,创下2月4日以来最低值6.6096。

      一家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国际投机资本之所以敢在端午节假期前后,有恃无恐地沽空人民币,一个重要原因是近期国际金融市场开始传闻中国央行可能借鉴去年8月11日汇改措施,近期重启一次性调整人民币汇率措施,赶在美元加息前提前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

      “尽管美元加息步伐临近令人民币承受较高贬值压力,但央行采取一次性调低人民币汇率措施的几率很低。”上述外资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

      凯投宏观中国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预估,6月份中国央行可能动用约30亿美元外汇储备干预汇市,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

      在他看来,当前中国央行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加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预期管理,让市场准确理解央行人民币汇率管理意图,避免人民币汇率异常大幅波动引发金融市场动荡。

      去年8月汇改措施未必“重演”

      市场上一个较流行的观点是,与其默许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跌导致资本外流压力骤增,中国央行不如一次性调低汇率,一方面提前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另一方面增加汇率双向波动区间,有助于人民币在加入SDR后触底反弹,成为储备货币。

      “随着中国5月份外汇储备降幅超过市场预期,上述市场传闻开始不断升温。”前述外汇交易员表示。

      在他看来,美国方面也注意到这种市场传闻,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频频“吹风”——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ob Lew)一方面希望中国不要将汇市干预的门槛设得太低,另一方面强调中国央行去年8月有关人民币问题的沟通“并不清晰”。

      “美国财长此番言论的主要意图,就是不希望中国央行一次性调低人民币汇率,影响美联储加息进程。”他分析说,此前市场流传过一种说法,即美联储原计划在去年9月份加息,但去年8月人民币汇改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令美联储担心经济增长风险,将加息时间推迟到去年12月。

      “但是,美国这种防患于未然的举动,颇为杞人忧天。”一家国有银行外汇业务主管认为,中国方面也担心一次性调低人民币汇率,又会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反而不利于中国经济增长;何况人民币即将加入SDR货币篮子,中国央行也不希望汇率出现一次性异常大幅波动,令全球金融机构不敢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

      在他看来,针对美元加息令人民币贬值压力骤增,中国央行已采取多项应对措施。他也指出,这些措施能迫使国际投机资本知难而退,但要彻底扭转市场投机沽空人民币氛围,中国央行还需要持续加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预期管理。

      “当市场能准确了解央行的人民币汇率管理意图,形成与央行观点接近的人民币汇率波动预期,才能最大限度遏制国际投机资本炒作各种题材,沽空人民币套利。”他表示。

      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有待加强

      围绕人民币汇率波动预期管理,近期央行一直在加强与市场沟通。

      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近日表示,未来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中期趋势,也可能会根据国内外经济金融情况的变化,呈现升值和贬值交替的轨迹。

      在多位外汇交易员看来,央行此举旨在扭转外界错误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估算方式。

      此前,多数国际对冲基金简单地认为人民币汇率不再盯住美元汇率,转而开始盯住一篮子货币。但是,他们难以判断人民币汇率究竟盯住SDR货币篮子、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还是BIS货币篮子。这导致他们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预期往往出现误判,尤其在美元加息步伐临近的情况下,一旦人民币汇率下跌幅度超过他们设定的货币篮子所应对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他们就误认为央行可能默许人民币更快贬值,或者国际资本在加大沽空人民币力度,纷纷跟进沽空人民币。这无形间大大增加了央行干预汇市稳定人民币汇率的“操作成本”。

      “问题是,即便对冲基金意识到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管理,是参考一篮子货币,那么人民币汇率究竟挂钩哪个货币篮子,目前依然不得而知。”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直言,这或许是央行加强人民币汇率波动预期管理,急需解决的市场沟通问题之一。

      他表示,当前欧美发达国家针对货币汇率波动的预期管理,主要采取两种方式,一是美联储与欧洲央行通过发布前瞻式指引,让市场理解他们的利率决策机制与利率走向,从而对美元欧元汇率波动方向有一个明确的预期;二是日本央行频频向市场发出汇市干预警告,扭转市场对日元汇率走势的预期。

      在他看来,中国央行未必会效仿上述两种方式。一方面欧美国家央行向市场传递的货币政策变化信号,未必每次都能准确引导市场与央行意图“合拍”;另一方面若市场预期与央行政策信号南辕北撤,反而给外汇市场造成更剧烈的动荡,令央行承受巨大的压力。

      上述国有银行外汇业务主管表示,当前中国央行仍会延续中间价定价机制调控市场预期的做法,尤其在美元加息步伐临近时,默许人民币中间价持续走低,既能有步骤地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又可以降低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的短期波动幅度,避免人民币汇率出现异常大幅波动,造成金融市场剧烈动荡。

      他分析说,通过中间价调控市场预期,还能确保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在相对长的时间呈现双向波动,有助于国际金融机构逢低吸收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

      交通银行(601328,股吧)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当前中国央行通过中间价管控人民币汇率波动预期的压力,较年初有所降低。究其原因,美联储加息对美元升值的推动力是递减的,即美元升值最快时间段主要发生在加息前,一旦加息预期“落地”,市场反而会担心美联储需要多久才会再度加息,导致美元指数可能冲高回落。

      
    现场开奖结果记录-现场开奖结果香港-现场开奖结果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