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fccsl"></legend><tr id="fccsl"><input id="fccsl"></input></tr>
    <big id="fccsl"></big>
  1. <tr id="fccsl"></tr>
    <tr id="fccsl"></tr>
    <big id="fccsl"></big>
  2. <ol id="fccsl"><input id="fccsl"></input></ol>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随便吧,本站有各种流行工具,站长查询工具,便民查询工具等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外汇新闻>货币动态>正文

    李慧勇:人民币贬值压力逐步释放

    时间:2016-05-28 04:03:03来源: 中国证券报

      □本报记者 倪铭娅

      5月以来,受美联储4月议息会议鹰派发声等影响,美元显著走强。截至25日,美元已由4月底的93.0482大幅升至95.3895,升值2.52%。央行也顺势连续下调人民币中间价,25日央行大幅下调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225点至6.5693,创下2011年3月来新低。

      申万宏源(000166,股吧)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李慧勇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5月以来美元走强,但与8·11和年初时相比,5月以来离岸和在岸人民币的价差已相对温和。这也使得5月以来央行下调人民币中间价的背景与前两次相比有显著差异。并且,在央行有序引导人民币中间价下调之后,5月25日人民币在岸价和离岸价的价差仅有18个基点。这也意味着,人民币贬值压力已得到有序释放。

      央行为何要引导人民币中间价下调?李慧勇认为,一是适当引导人民币贬值可以促进出口,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二是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仍待释放,这是连续下调人民币中间价的深层次原因;三是顺势引导人民币贬值,可在美元走强前争取更多自主权。“通过前期人民币中间价的有序下调,我认为央行已经部分释放了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李慧勇表示,这也使得一旦美联储加息预期再起,美元重归强势之后,人民币面临的贬值风险以及资本外流压力得以部分缓释。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央行引导的人民币有序贬值对市场的影响也比较温和。李慧勇表示,8·11汇改以及年初汇率短期内快速贬值,均引发市场恐慌和资本大幅外流,对国内流动性产生冲击,国债收益率快速上行,股市大幅下跌。5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虽有显著贬值,但国债收益率却呈现出震荡走势。5月中旬以来上证综指也呈现震荡走势,跌幅并不明显。原因在于,5月以来央行连续下调人民币中间价,很大程度上属于顺势引导的有序贬值。因此,市场的反应也比较温和。

      “尽管如此,人民币仍面临贬值压力。”李慧勇说,一方面人民币高估的成分仍待释放,另一方面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短期来看,6月人民币仍将面临一定贬值压力,一是英镑欧元在美元指数的构成中占比接近70%,英国脱欧公投的风险或使英镑和欧元走低,美元将被动升值;二是尽管我认为美联储6月加息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6月的议息会议可能为之后的加息提供前瞻指引,并释放出一些偏鹰派的信号,同样将使美元走强。届时,人民币仍将面临贬值压力。

      精彩对话

      中国证券报:尽管一季度全国经济稳中向好因素增多,但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如何研判下半年经济形势?

      李慧勇:展望下半年经济形势,首先要明确当前经济的主要矛盾。这也是日前权威人士所提出的,要通过抓主要矛盾来看当前经济形势。当前经济的主要矛盾是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和通货紧缩压力。尽管一季度经济增速达到6.7%,超出预期,但这个数字是稳增长、货币宽松的结果,并不是经济自然触底回升。基于这一判断,我们就可以理解4月份经济指标回落是正常的,民间投资不足、企业中长期贷款萎缩、外需未好转等也都是正常的。

      但从近期高频数据看,一些经济指标回落的同时,高炉开工率连续且大幅上扬,同时煤炭运价也显著走高,这显示出供给侧改革正在加快推进,成为经济回落中的一抹亮色。另外,5月农产品(000061,股吧)价格同比较4月继续走低,显示通胀有所回落。国内钢材、动力煤、水泥等价格均较4月有所改善,显示PPI跌幅有望进一步收窄。

      总体上看,今年经济保持6.7%左右的增长是能够实现的。需要指出的是,如果认为经济形势不错,甚至可以提前退出守底线政策,那么今年经济可能会出现前高后低、总体回落的态势。我相信政府会坚持守住底线、加速转型这个方略,加快推进改革,保障经济平稳运行。

      中国证券报: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下一步调控政策是否会有变化?

      李慧勇: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和加快结构性改革背景下,财政政策更具优势,其作用也会更大一些。要通过更有力度的财政政策,加大新基建投资,弥补民间投资不足,稳定经济增长。

      在货币政策方面,我认为,下半年货币政策要灵活有度,会更宽松。除了要保持13%左右的社融增长外,如果下半年美联储加息、资金外流,央行将通过降准降息等手段应对可能的冲击。另外,要通过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为民营企业“过冬”创造条件。通过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替银行分忧,避免风险集中于间接融资。同时,通过注资等方式提升银行经营能力,化解坏账压力。

      
    现场开奖结果记录-现场开奖结果香港-现场开奖结果最快